月是故乡明

清和:四部曲的一个小目录

记录

inthemidst:

Lofter搜文章实在不那么方便。给自己整理一个 @清和润夏 四部曲的小目录 / 链接。“光阴太冷,幸而有你。”


附有相关图片、视频、长评、科普等链接。如果有遗漏,欢迎大家建议,我再加上。不妥删。


Last update: 2017-03-25




清和关于所有本子的问题的回答




《狮子饲养手册》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狮子视频 +清和的观后感 ( @窦西西 )这几个狮子视频中的第三个,我看了无数遍,总是忍不住泪水。




《情寄》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报备:对人物的一些设定


《情寄》科普贴 by  @顾清辞Kai 


1-10   11-20   21-30  31-40  41-50  51-68


蚀骨浪漫评《情寄》  by  @雨柠 


【情寄】《离人》 ( @何堪最长夜 )


《情寄》民国旧照片( @何堪最长夜 )


《情寄》死生契阔 第38章配图 ( @何堪最长夜 )


《情寄》视频(一)(二) ( @窦西西 )


民国三十七年警官照片( @didar )


《情寄》视频 by 吼吼吼吼猴子





《二重赋格》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信)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二重赋格】海报  《在无数时间中》( @何堪最长夜 )


视频“你是唯一”by 吼吼吼吼猴子 (谢谢 @Lee_管她叁柒贰拾壹 的推荐) 



《地平线下》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136 137 138 139 140 141 142 143 144 145 146 147 148 149 150


151 152 153 154 155 156 157 158 159 160 161 162 163


《地平线下》科普贴 by  @顾清辞Kai 


0-5   6-10  11-20  21-25  26-30  31-40  41-50  51-60


61-70  71-100  101-120  121-150  151-163


《地平线下》随感  跋涉入归途 by  @雨柠 


  其一  其二  其三  其四  其五 


兄弟击剑场景的画 by 歲月之聲




其他:


清和润夏《狮子》+《情寄》+《地平线下》有声书合辑


人物关系图       ( @江左萌萌der )
人物关系图2.0 +《情寄》简易年表


《地平线下》时间线


《地平线下》官场人物一览


《地平线下》故事发生的地方( @Lee_管她叁柒贰拾壹 )


参观上海城市历史陈列馆、愚园路1136弄( @初目一 )




突然看到 @阿六先生❀ 整理过的目录,也链接一下。辛苦了。




等等 

【殊琰】 琅琊志异之遇鹿 香艳吗???

记录

非典型套路询:

赠 @道长是片白月光  不够香艳也要爱我!


————————


可怜人间绝殊色,当论金陵第一枝。


 


世家名门,赤焰帅府,林少夫人,萧氏景琰。


 


“啧。”蔺少阁主手上托着笔墨未干的美人榜名册摇头,“国之将亡,必有妖孽啊。”


 


 


 


林家这位艳绝古今的少夫人来历成迷,真相只有林少帅心里清楚。


 


他十七岁时闲来无事,率部众上山打猎,遇着一头七彩玲珑鹿。说是七彩,也不过是身上的花色鲜艳了些许罢了;只是它虽成年不久,头上犄角锋利,更是分了单数九杈,正是古书中所记罕物。


 


部将见了祥瑞神兽纷纷心生敬畏,偏只有他策马扬鞭,追逐不止,最后还搭箭拉弓伤了它,将它活捉了回来。


 


“带下去。”林殊吩咐道,神色间尽是少年意气,“待它伤好了,我要驯了它做坐骑。”


 


那头鹿却任凭人怎么拉都不肯走,它一双墨玉眸子里含了泪看着他,低低呜咽,似是哀求。林殊心间一荡,不由心软了几分,正欲出言相阻;那头鹿已放弃了最后挣扎,跟着牵绳的人一跳一停地走了,腿上的伤还滴着血。


 


接下来一整天,林殊都过得恍惚,心底还挂念着那头鹿,想着等夜深人静的时候,再去看看它,替它包扎包扎伤口。他心里存了事,夜间酒宴时部下们频频相敬,也不免多喝了几杯,晕乎乎的,回了自己的营帐倒头就睡。


 


三更时分,阴风大作,外头的火盆支架噼里啪啦倒了一地,惊醒了林殊。


 


帐内灯烛微光明明灭灭,投出帐外一道黑影。


 


林殊喊了几声,不见有人来应。他素来不信鬼神之说,胆大妄为;便执了剑,挑开门帘,向外走去;才走了六七步就停下了,地上躺了个人。


 


一个背影美人。


 


身形单薄,体态修长,一头乌黑秀发长长地散在背后,微微凌乱;身上只裹了件玄色外袍,堪堪及膝,一双白皙笔直的玉腿露了大半在外,惹人垂怜地曲着。


 


林殊正欲上前,却无端想起一些曾在话本里读过的山精妖怪夺人性命的故事来,生生打了个寒颤。


 


谁能保证回过头来的不会是个白森森的骷髅?


 


不过,怕什么,那些山精妖怪若是敢来,小爷便见一个杀一个!林殊想道。


 


正想着,那人动了动,似要转身,林殊不自觉后退了两步,将剑横起。


 


人间绝色。


 


衣衫半褪,领口大开,遮遮掩掩,隐约可见圆润肩头与精巧锁骨,腰间只松松垮垮系了根绸带,勾人心痒痒得直想一把扯了;耳边碎发被冷汗打湿沾在脸颊上,一双眼梢红红墨眸泪光点点,说不尽的委屈可怜;更遑论那两片娇艳艳红唇一开一合:


 


“我好疼······”


 


他缩了缩一双长腿,痛得直掉泪;其中一条不太灵活,殷红血迹残留在白玉似的小腿上,触目惊心。


 


林殊定了定心神,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此?”语气甚是温柔。


 


那人却听不见似的,只拿那一双多情美目瞧他:“我好疼······”


 


林殊当下弃了剑,大步过去,撕了己身衣袍为他包扎伤腿,动作轻柔得不像话,生怕碰疼了他;环顾四方,周遭营帐一片漆黑,这么大动静,也不见有人出来,事出反常即为妖,林殊心下一惊已了悟了大半。


 


林殊唇边勾起抹微笑,将人揽了搂在怀里:“我抱你进去好不好?”


 


一双素手绵软无力地搭上他肩膀,怀里人已似痛得有些神志不清,微张着嘴在他耳边呼气如兰:“······啊······你轻些······白日里你······”


 


他的话说了一半便没了下文,半闭着眼,像是快昏了。


 


林殊将他安置在自己的床榻上,又伸手去解他的外衣。那绸带当真丝滑如水,轻轻一带,便散开了,露出里头勉强及腰火红的中衣来,动人身段在底下若隐若现,诱惑线条教人移不开眼。


 


灯下看美人。


 


自然旖旎风情无限。


 


林殊欣赏了一会儿,觉得他肩头那片布料着实碍眼,打算也一并去了。没想到他将将触及时,那人便按住了他的手,鸦羽浓睫颤了颤缓缓睁开,像是对眼前之事甚为懵懂的模样;他歪歪头问道:“你这是······做什么?”嗓音哑哑的,眼神又纯真得紧。


 


林殊不答。


 


真美。


 


明的烛火跳跃在暗的泪水里,粼粼交融,是万点的星光,是细碎的金子,是——


 


我的心。


 


真美。


 


目光胶着,如千头万绪的情丝缠绕,牵扯着将两人拉得更近;心头一股无名的火,就这样不受控制地腾升而起,直燃得人化作焦土灰烬才肯罢休。


 


林殊不受控制地贴近他,他仰起他修长的颈子望着他,高傲如一头濒死的鹿。


 


两唇之间只余一指距离。


 


“美人呐,你这么做可就不好了啊。”林殊紧握住他手腕,严丝合缝,将那柄贴上自己脖子的匕首慢慢移开;力道恰当,多一分便掐疼了人,少一分便丧了命,“我救了你,你反倒要杀我了?好人真是做不得。”


 


“你才不是什么好人!”美人也翻了脸,半分方才的柔情也无,瞪圆了一双鹿眼,“你把我射伤捉了来,还想我做你的坐骑,你做梦!”故作凶狠的样子偏偏还透着几分涉世未深的青涩无知,一点威慑力也无,可爱得紧。


 


林殊扑哧一声笑了。他先前到底怎么看出他风情万种、危险诡秘来的啊?莫不是瞎了?这明明只是一头张牙舞爪的小鹿罢了。


 


“你笑什么!”


 


林殊把匕首夺了,绞了他双手在身后,将人贴向自己,身线密合:“我道是何方神圣,原来是只鹿精啊。你想做什么?想吸干了我的精气好逃走么?要么,我就配合你这一回?毕竟,美人少见,你这么漂亮的,更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呢,且不说,你比那牡丹艳多了。嗯?”


 


他的尾音懒懒地勾起,羞恼得美人直红了一张俏脸。


 


“你才吸人精气!你全家都吸人精气!我才不是那些采阳补阴来修炼的不入流妖精呢!”他挣了挣,没脱开身,“我是这山中的神灵!”


 


“哦,神灵。”林殊勾起他的下巴,“那你先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你说了,我就放了你,怎么样?”


 


美人看他一眼,满满的不信任。


 


林殊点头:“真的。”他能抓一次就能抓第二次,放与不放,有什么区别?


 


“萧景琰。”


 


“琰者,美玉也。真是好名字啊,一听就是美人的名字。”林殊放开他,“你说你是神灵,我可不信。神灵怎会被人捉住呢?”


 


“我同琅琊山上的白蛇有些过节,他对我下了咒。若是有人伤了我的腿,我便施展不出法术。我们原也是很好的朋友的。不过是他近来胖了不少,我笑话了他一句‘白蟒’,他便在我喝的水里下了咒。他常与世间之人往来,定是跟着他们学坏了。”萧景琰说着,抿紧嘴强忍,泪珠挂在睫毛上,将落未落,甚是伤心。


 


殊不知,林殊正在心底感谢这条蛇精呢。


 


萧景琰伤情了一会儿,见林殊没说话,便抬眼去看他。冷不防被扑了个正着,林殊将他整个儿压在身下,萧景琰推了推他,纹丝不动。


 


他不知道自己有多美。林殊心下叹息。


 


暖黄烛光亲抚他的脸颊,模糊分明尖锐的棱角,晕开温柔神色的错觉。乌黑的发散在身下,衬着内衫的血红,染着唇瓣的明艳,还有那眼底隐藏不谙世事与不经意显露旖旎风情的交融。


 


林殊发了狠吻他,恨不得教他窒息了才好,全然不顾萧景琰的挣扎抗拒。他炙热的手摸上那双略凉的长腿,身下人不由颤了颤。一吻毕,林殊故意在他颈边细密落下啄吻,喘息着说:“这双腿,我简直可以玩儿上一辈子。”


 


萧景琰仍微微推拒着他,只是力道小了许多。


 


林殊摸过那柄匕首塞到萧景琰手里:“现在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你杀了我;要么——”他顿了顿,“我上了你!”


 


萧景琰已然失了神,张着微肿的唇一片茫然地望住他。


 


简直是无声的邀请。


后来的故事,便成了街头巷尾传说的风流艳闻。林少帅外出狩猎领了个美人回家,不顾家中反对硬要娶了做夫人。夫人绝艳,羡煞旁人。


 


年月匆匆,春去秋来,林府的小鹿们已经满院子跑了。


 


 ————————


 别问我中间是什么!!!


 

正是如此

想到什么就瞎脊背写什么:

从这个tag出现起一直蹲到现在,作为红叶的真爱粉我觉得真该说点什么。

对于那些打着红叶tag实则变着花样踩红叶的,我有一句糙你血吗,要写出来贴你逼脸上。

对,我就是这么没素质。

红叶做错了什么该被你们这群腐癌这么糟践?

喜欢酒茨没有问题,大家各萌各的。不喜欢红叶没有问题,但你不要跑到别人家当众拉屎。

从官方剧情讲红叶做错了什么?她逼着酒呑喜欢她了?
酒呑自己追不到妹子就玩颓废那一套,茨木不分青红皂白把锅扣给红叶。
酒呑酗酒是红叶指使的?表白被拒就自残,这是演非主流言情剧呢?自己没出息还怪妹子耽误你了?

从我把红叶当主力培养的那一刻起,见过太多诸如“红叶?只配给我茨木小天使当狗粮”、“哦,抽到就喂了”
“长那么丑还好意思说自己最美”“把红叶喂了换妖刀一目连的点赞”之类诋毁的言辞。并非我空口捏造,实在有一群人,对红叶抱有极大的敌意。

讲道理,你自己抽到的卡,怎么处置是你的事。卡池红叶千千万,你把她当狗粮,也有人把她当心头宝。你喂的再多,也总有大佬的六星红叶来教你做人。

没人想知道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不喜欢就不喜欢,非要跑别人家里拉屎,就不要怪脾气暴的把屎糊在你狗脸上。

lof主页没有审核,经常想找点粮吃却吃到一嘴农药。黑红叶的你们滚远点行不行?自己开个黑粉主页去自嗨行不行,什么垃圾东西也敢打个tag就发过来,真当红叶粉都好欺负是不是?

官方瞎拉BG,你们不骂官方骂红叶,可真有意思,是不是不长个几把连呼吸都是错的?仇女仇这么厉害,仿佛你们不是妈生的,是从石头里炸出来的呕?

这次红叶副本,官方自己打脸酒呑单剪头红叶的剧情,妄图bl粉bg粉两手抓,结果官方不挨喷,出现一堆踩红叶的几个意思?
到底是谁阴魂不散纠缠不休的?
山兔副本那么难打,你们一个骂山兔的都没,红叶副本难度还未公开,一个二个就开始落井下石?
腐癌的嘴脸真是够恶心人的。
我他妈好端端一个bg酒红粉被你们逼的都要跪求天邪鬼王滚回去跟你们茨木小天使肛菊不要再来骚扰红叶了。
你们可真是牛逼坏了。

酒吞大痴汉,打个碎片还要帮着红叶🍁
ps.打到最后只剩下晴明和红叶对怼了,虽然最后一个碎片也没有,大看到这一幕也挺好玩的~

一个小意见

没有产出的小透明来吐槽两句,若有措辞不当的地方,烦请指出。
麻烦诸位太太写BL文的时候,就不要打红叶的tag好吗?又不是红叶单人,也不是红叶cp,请不要再带红叶的tag好吗?红叶在许多相关BL同人中都处于一种尴尬微妙的位置,为了彼此好,请不要再打一个只有推动感情作用的女角色的tag了。如果真的是想要打红叶的tag的话,麻烦把所有出场的角色都打一下tag吧。不能厚此薄彼嘛~
以上只是我在翻鬼女红叶这个标签时的碎碎念,也许有人意见和我不和,但是我觉得在C的单人tag里出现了AB的cptag,而C的存在又是如此微妙的情况下,打C的单人tag实再不是一个好决定。(我是不是应该加上那个BLcp的tag,估计那边也没什么人来看这个tag吧)

早上起来看到了评论,我自己又想了想,还是加上了“酒茨”和“茨酒”的cp tag。我知道大部分产出的太太都没有这样的行为,但是还有几位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对您来说,也许这只是你一个顺手的行为,但对我们来说您的一时顺手却有些恶心人的意味了。

再次申明,若有言辞不当的地方,烦请指出。(当然了,好好说话,不要激动)我也不会占着这几个tag多久,大概傍晚的时候就会删掉。

k莫 心之所向

        (1)有缘千里来相会


      “你是谁呀?为什么会被关在这里呀?”

  “你怎么不记得我了呀?我前几天才来看过你啊。”

  “你怎么又不记得我了?算了,这是上次答应给你带的全京城最好吃的聚湘楼的烧鸡,你尝尝看啊。”

  “果然,每次我一来你就会问我我是谁,我都习惯了,我一定要说到你记住为止。”

  “你怎么连你以前告诉我的故事都忘了?你到底怎么了?”

  “没关系,忘了就忘了吧,反正我每次都会来告诉你我是谁的。”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你忘了你曾经告诉我你是......”

  

  是什么,说呀,说呀,说一半多叫人倒胃口啊。

  郝眉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床下的于半珊和丘永侯已经在闹闹腾腾地收拾自己了,郝眉在床上伸了个懒腰,想表示一下自己不想离开自己的床的迫切愿望,奈何愚公已经在他的床边呐喊:

  “眉妹,起床啦!早上是思修课,逃不了的,快点快点!”

  “好好好,这就来。还有说了多少遍不要叫我眉妹了,要交就应该叫眉哥。”

  郝眉一边收拾一边想着今天早上好像做了个梦,是啥来着?

  “美人,想啥呢?快点,再不走就真迟到了!”

  “来了来了。”拎起书包,郝眉快步赶了上去。

  

  思修课上——

  郝眉心想着自己最近玩的游戏《幻想星球》里好多一起玩的小伙伴都有侠侣了,就自己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和他们站在一起,简直就是一个2000瓦的大灯泡。他正寻思着也给自己找个情缘,不过他自己玩了个女号,找妹子去结情缘,这样不怎么可行,找汉子去结情缘,理论上操作上是完全可以实施的,但是自诩为“宇宙第一直男”的郝眉表示绝对拒绝这个方法。思来想去,也只有去找个玩男号的妹子来结情缘这一个方法了。

  郝眉想好了,今晚就去游戏里试试。

  

  “那个请问你是男的女的啊?”

  这两天郝眉已经问了这个问题不下50遍了,无奈的是,不是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回答,就是对面的妹子愤怒地表示自己是男是女干卿底事。郝眉那叫个无奈啊,想保险一下都不行吗?

  今天晚上郝眉在游戏里发现了一个操作强大,话又少的花箭,更让他感到安心的是这个花箭的名字取得相当文艺,叫“手可摘星辰”,郝眉想了想,正好和自己的“星垂平野阔”对上了嘛,我可真机智。他正想去勾搭来着,愚公却怒喊道:“郝眉,早点睡觉,明天早上有徐坑爹的课,我要是没睡好迟到了被批了,我唯你是问。”

  郝眉想了想,算了,反正自己时间多得很,明天再去勾搭吧,于是收拾收拾,也去睡了。

  

  “我跟你说聚湘楼里的烧鸡可好吃了,下次我带你吃吧!”

  “你为什么一定要待在这里啊。等你出去以后,我带你去吃好吃的,我还知道有个地方,别人我都没告诉,那里有好多草莓,可甜了。”

  “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吧!”

  “来!跟我走我带你离开这个地方!”

  “醒醒,别睡啊,你还记得我和你说的那个草莓园吗,就在前面了,我们很快就能到了。”

  

  吵死了,吵死了,大半夜的,说什么好吃的,不知道你眉哥正饿着呢吗!

  紧接着,郝眉就被猴子从床上揪了起来,开始了新的一天。


近两日风波科普和对楼诚圈一点真诚的劝告

花忆翎:

         事情到了现在,风波也有两天了,我看到许多人依然处于发懵的状态,不清楚事情的始末缘由。那我想现在可以回到这次风波的起点,看看事情的孰是孰非,注意是这次风波的起点,不是不正之风的起点


         事情起源于6月10日被爆出的一张jd签名楼诚衍生同人本的照片,后来有人说这张照片中cp相关的文字原是没有的,这条辩驳现在以1000+的热度在tag下排名第二,想知道细节的人可以自己看一下。在这里我不想分辨照片的真假,也不想讨论签名同人本的对错问题,但毋庸置疑此事于wk无关,wk绝对不应因此受到人身攻击。但当晚有一名id流苏良苑的杂食东粉因极端楼诚粉被嘲扰真人而迁怒wk,在曝光lo的评论下刷屏骂wk黑称,后又写文黑阿诚。这些都有截图证据,但为了不伤大家的眼睛还是不放了,可此事无可狡辩。6月11日,有人挂出了流苏良苑的黑文和攻击,要求楼诚圈反黑,可大家态度是事不关己,黑文到11日晚依然堂皇地摆在那里。下午有心疼wk和阿诚哥的人为此事发lo,求解释,求道歉,求共同掐黑,可是不到半个小时就被举报删除,再次发lo又被举报删除,共计三次。三次!反黑的请求被举报三次!而当时黑文还是好好的。这件事引发了许多关心wk的人的不满,因此纷纷发声要求楼诚圈反黑同时反省。这些要求完全合情合理,可楼诚圈的主流态度是“不要污染tag,我们要看文,我圈很好,天下太平”。于是,对这种不作为态度的声讨越来越多,事态一发不可收拾。


         我想请问,一个cp圈里tag的清净和饥不择食的什么文都吃,比为角色和演员反黑还重要吗,比反思自身肃清风气还重要吗?楼诚圈内踩一捧一、黑一苏一由来已久,流苏事件只是一个导火索,这种踩黑的风气才是根源,才应治理


         我不是想掐死攻苏、掐死楼诚圈,只是想掐死黑受的攻苏和圈里踩黑wk和他的所有角色的风气。我也不认为写楼诚的都是攻苏,但是认为非攻苏不应为踩受攻苏张目。如果这点合理的要求都做不到,我想请你们放过wk。他不应当被一些不在乎他的人yy,我和所有爱他的人也不会允许。我们的要求只有一点,楼诚圈内攻受平等,侮辱哪一方的都应掐死无论


         我们承认在这两天中对楼诚圈做过无差别攻击,但这是忍了几个月的过激反应。谁忍了几个月?提纯的wk腐粉。这里我必须要说,这两天发声的主力不是wk纯粉。我们很清楚自己的属性,我们是凯粉,但我们曾经也是楼诚粉,只是心寒了、提纯了。过去我们以为退圈提纯就可以相安无事了,但楼诚圈的不正之风愈演愈烈,三番五次侮辱wk及其角色,所以我们忍无可忍,也不能再忍了。


         至于有些浑水摸鱼、刷黑图、骂正主的属性不明者,我们也坚决反对,不可以扣锅给凯粉。一则,毫无理由,这两天dg、kg来搅混水的也大有人在;二则,毫无意义,对事情解决不利,只会将遭遇战拉长成持久战。


         楼诚圈内许多人现在态度依旧是不配合、以凯粉为假想敌、对踩黑之风持无所谓的态度,甚至认为踩诚苏楼天经地义、对阿诚哥毫无尊重。我们可以看一看:(声明,以下截图不针对个人,只针对态度)




         一个例子,各种恶劣的态度都全了,扣锅凯粉、死不认错、打心底里就瞧不上阿诚。


         看她的言论,阿诚就是仆人,没有攻苏,全是凯粉挑事。怎么可以这样选择性失明?那么多跪舔苏攻还踩黑阿诚或其他wk角色的文和言论难道真没看见吗?怎么可以这么健忘?自己上面刚说过阿诚就是仆人,和阿香一样。自己都在说着这样的话,还能认为为wk发声是没事找事?不要太偏心!不要太双标!可以罔顾事实,还可以罔顾良心吗?



         还有这种无理取闹、强盗逻辑!黑角色不会受到有效的制裁就是合理的了?你觉得问题无法解决就可以做罪犯的帮凶了?歪风邪气制止艰难就可以听之任之了?还说谁造谣诋毁楼诚圈?不要颠倒黑白!我们是在维护自己的爱豆!而你是在为纵容的恶行洗地,再冠冕堂皇也是洗地!



         当然,还有这种非常非常小可爱的,认为踩黑之人只有流苏,不对!踩黑之人数不胜数。觉得对黑子无视就好,不对!侮辱角色和演员的人必须掐死。有人可能会说自己也没办法啊,能怎么办。我们当然不会强求你们立刻解决,但有一点必须清楚,圈内的黑子都不能掐死,就没有资格要求tag清净、安心吃粮。别人反黑挂黑,你们没有立场认为这损害了你们的权利。没有义务,哪里来的权利?


 


         以上就是楼诚圈的现状,沉默的大多数——心中只有自己的欲望需求和来源于内群体的可怜自尊,偏激的一些人——公然叫嚣自己对角色的轻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歪曲事实,推卸责任,完全的土匪行径。而更令人无奈的是,沉默的大多数在等待这些偏激的人用土匪行径把她们的食物抢过来,然后再沉默地分享这块腐肉。我也真是不知这种有毒的粮食如何能下口?


         但今后的楼诚tag一定不会像从前一样了,一定会有人监督的。你们心里可以认为这是视奸,但这其实是监督——监督有没有人再敢踩黑,我们一定会掐;也监督有没有人做到了反黑反踩,做到了不忘初心。讲一句大实话,有人愿意做沉默的大多数,没人能拿她有办法,但是,那可耻如果楼诚圈真的需要靠演员粉来反黑反踩,那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你们说的初心都是笑话,你们标榜的情怀都是笑话


         我希望这个笑话不要成真,我希望能看到明理人的态度和行动。我已经看到一些态度了,但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正确态度,以及行动!如果你们还不知道该做什么,我看到已经有勇士不顾精神的伤害整理黑文的证据,已经挂出来了,那就请你们不要再无视、沉默,能真的有所改变。这里是挂一篇严重侮辱阿诚哥的文的lo,希望大家能去看一看,这样的文竟然能连载至一百多节:http://faris7799.lofter.com/post/14f2aa_b4d8977


         现在,在你关闭这个页面之前,问问自己,该怎么做,想怎么做。如果你抬不起你反黑的双手,那就请同时停下你点开黑文雷文的手指。如果你觉得我这些话也是在污染你的tag,那么劝你删掉列表中tag、关闭电脑、赶快读书,羞恶之心啊不学不行。


         对了,最后为非攻苏大大上两句话,我也不知道你们算不算受粉,我也不敢说送你们两句话,只能求着你们听了这两句话: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产可口粮。我知道人心有限,难以既装着好文字又记挂着反黑。我们没有理由请你们有所行动,但请你们不要阻碍别人维护爱豆的行动。如果“无为”,请真的无为,不要在暴行肆虐时不出现,“以暴制暴”时就出现,说些有失公允的话。心中的天平也不知是偏向被踩黑的角色、演员,还是所谓的圈子,还是……我不说了,毕竟我认为大大们应当比我明理吧?


补充:有些话我发lo的时候不想说,但现在我觉得还是要说清楚。凯粉(注意,腐粉)来管楼诚圈的事是很奇怪,可奇怪是因为没有前例。因为别的cp圈就不会踩受黑受成风气啊,因为别的圈子内部解决了演员粉没必要介入啊。可楼诚圈自身风气如此我们不得不介入啊,不但要介入还要留守监督。这很尴尬,但尴尬的是楼诚圈,因为你们连自己的圈子都要别人帮着管。那我们来管合理吗?合理的,因为我们不管别的,也不在乎,只在乎还有没有踩黑我凯和他的角色的事。粉丝为爱豆反黑,天经地义,看好这四个字,天!经!地!义!tag可以被你们视为自己的地盘,但什么地盘都不能踩黑他人,即使是私人群内被发现踩黑他人不也会被挂被撕吗?更何况lof是不是私人空间,待议。

《雨辟雨厉》杂志社

《雨辟雨厉》杂志社

今天是最后的截稿日了,编辑部内一阵慌乱。
和谐小说部门
助理编辑符应女一手挂断了一个电话,最近因为她和编辑棘岛玄觉负责的作者——专注于军事政治小说的大手戢武王最近被人扒出来真实性别为女,虽然戢武王从未说过自己是男性,但是由于其作品中宏大的世界观,犀利的言辞及视角给了不少人她是男性的错觉,于是网络上无数曾经喜欢她的男粉丝都反过来侮辱她,也表示原来自己喜欢这么久的作品原来是个女人的,但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女性粉丝纷纷表示自己找到了真爱,尤其是在戢武王的照片在网上公布后,出现了此起彼伏的有关“弯了又直”“直了又弯”的话题。符应刚刚挂掉的电话中一个是大骂戢武王是女性欺骗她的情感,一个是说希望能在杂志中开放一个版面专门放戢武王的美照。符应表示今天的我依旧是这么心累。

悬疑侦探小说部门
“小飞仙,啸日猋的稿子还没有交上来吗?”六铢衣手捧一摞刚打印出来的纸质稿向玉倾欢问道。
“啊啊啊,对不起,啸日猋他又跑到精神病院去取材了。”小飞仙觉得自己很无奈。明明写的是侦探悬疑小说,自己负责的作者却总是跑到一些稀奇古怪的地方去取材,前段时间经常跑去监狱,最近更是频繁地跑去精神病院,小飞仙真是怀疑他是不是跑过去给自己治病了。
六铢衣看着小飞仙一脸无奈和怨念也只能笑了笑,说:“你们不是最近才结婚嘛,怎么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不着家啊。”
“是啊,不过我也知道这是他工作的需要,不过心中还是有些不平罢了,放心好了,铢衣。”
玉倾欢转身接了个电话,正是啸日猋打来的。
“欢欢,欢欢,我的稿子写好啦,已经发给你啦~注意身体。今晚要早点回来哦,我会一直等你回来的,么么哒。”
“你这个家伙真是的,么么哒”
玉倾欢喜笑颜开起来。
六铢衣捂着眼睛离开了。

文艺作品部门
编辑无衣师尹无奈地看着手上再次被挂断的电话,自从自己负责的作家殢无伤那个家伙结婚之后,他的作品就开始改变风格了,原来的意识流风格一下子变成了赞颂爱情和记录爱妻日常,原本的高销量都是靠作品旁边的一版面的美照撑着,结果现在粉丝们大喊着“虐死我们这些单身狗吧,让秀恩爱来得更猛烈些吧!”并且强烈要求增加版面。无衣想到昨天半夜接到殢无伤那个家伙忧桑自己爱妻又不让自己进房门的电话,并且一直被他在电话里用深奥谲诡的诗词折磨到了天亮。结果电话对面那个家伙被自己太太喊回房间里去休息了,而无衣自己只能爬起来准备出门工作。刚刚无衣打电话过去催稿,还被嫌弃打扰了夫妻之间的二人世界。
今天的无衣师尹依旧感觉自己的胃很痛,趴桌。

时间回溯

满足我的一个心愿——让仲天把自己送到千湄面前去

这是仲天转世重生的故事。
前世尚轩离去,仲天成为新世界之神。仲天向咏倩求婚,许久之后,咏倩接受了。在婚后,珊诺提出离开他们的家,自己出去寻找一个新世界,适逢文熙华前来追随千湄,于是两人顺理成章地离开了。仲天虽然不愿意放珊诺离开自己的身边,但也想不出否定珊诺决定的理由,于是只能无奈放手。
婚后,仲天无法和咏倩同房,他放不下心中始终挂念的珊诺,但咏倩气愤于此,质问原因。仲天告诉咏倩自己与千湄的前世爱恋,咏倩嫉恨交加,选择离婚。咏倩依旧怨恨于仲天的隐瞒,她用水镜观察了离开的优河与千湄,惊讶地发现千湄已经想起了前世,他和优河都以远古时期的名字互相称呼,她把这个信息带给了仲天,对他嘲讽而又怜悯地笑了。
仲天内心十分悔恨,想去寻找千湄,祈求他的原谅,但又无处可寻,也对自己的过往行为感到羞愧。
他抱着复杂的心绪蜷缩在了过去他和珊诺一同休憩的大床上,睡了过去。

梦2

  1. 余安感覺今天自己有些不大對勁,特別是自己的臉和自己的眼睛,總感覺那裡怪怪的。余安走到宿舍鏡子面前,發現自己兩眼中間的間距非常小,甚至眼睛的前端出現了上下重疊。她伸手將右邊的眼睛往右邊挪,誒成功了,看起來正常了許多。但她又發現本來並不小的左邊的眼睛,竟變成了葵花籽的大小,和右邊的眼睛大小區別分明。於是她動手將左眼的上下眼皮拉大了些,感覺正常了一點,卻還是有點奇怪。她不停地動手調整,卻總感覺有哪裡不對,她焦躁起來,感覺自己不是弄得太大就是有哪裡多拉拉大了些,於是她干脆把自己的半張臉皮掀了起來又重新蓋下去,希望這次會有好結果。然而事實總是不能如人所願,她並沒有在那裏看見她的眼睛,而是一些組織纖維,於是她又重複了一次這樣的動作,這次她小心地觀察者臉皮落在臉上的角度,看到她成功對上了自己的眼睛,不禁開心地對鏡子裡的自己笑了一下。然而她卻也看見了自己眼球下方有一圈黑色的殘渣一樣的東西,讓她想起來前幾天吃的奧利奧千層蛋糕。她突然感到一陣心慌,懊惱自己平常為什麼要過多使用眼睛。於是她對出門曬被子回來的舍友玉文說:“你以前說過只要好好保護眼睛會變好的吧?”玉文說:“恩?應該是的。”玉文看著余安的眼睛說:“你看起來有點奇怪。”余安翻了個身,終於覺察到了自己剛剛是在做夢,但心中的慌張依然存在著,於是起床后問舍友雨青自己的眼睛沒問題吧,得到肯定回復后也在鏡子前停留了許久。